? 上海澤迪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展會資訊
展會案例
展會搭建
如何一眼分清“智能”和“智慧”展臺搭建商上海答道
文章來源:www.albumez.com 發布時間:2022-03-23 | 加入收藏 閱讀次數 :289次 返回列表

智能、智能化、智慧、智慧化、數智、數智化……

數字化時代創造了很多新的概念,或者賦予了舊的概念新的意義。

有兩個地方特別喜歡造概念,一個是科研院所和高校的學者,一個是科技企業。

學術界發明概念不僅僅是為了寫論文評職稱,也是為了通過歸納總結出一般性規律,美其名曰理論。

科技界發明概念不僅僅是為了更好的賣產品,也是因為產品迭代和更新需要新的范式,美其名曰新舊動能的轉化。

回到本文的開頭提出的幾個概念:智能、智能化、智慧、智慧化、數智、數智化……

當我們聽說某一個軟硬件很“智能”的時候,可能第一印象就是科技感十足、高大上;

當我們聽說某一個軟硬件很“智慧”的時候,可能第一印象還是科技感十足、高大上;

很多時候,智能、智慧確實可以混合使用,但是遇到一些很較真的專家、學者和企業領導人,他們很認真的非得要糾正你對智能和智慧的表達,告訴你二者不可混用。但是,智慧和智能之間究竟有哪些區別呢?

專家、學者并沒有說不清;百度詞條的解釋也如同云里霧里般的同義反復;而互聯網科技界也答不出所以然,所以,普羅大眾也是一臉懵逼。

后來,我似乎總結出了比較容易區分智能和智慧的方法:

首先說說智能:

所謂智能是從人到事物的視角——其本質是方便人找到事物、發現事物、體驗事物、搞得懂事物(這里的事物包括智能軟硬件)。也就是說人是主動的,機器是被動的。

比如:

導航設備很智能——幫助人發現位置;

手機平板很智能——連嬰兒都會使用,用手滑一下就開機

一體機很智能——童叟都會自己掃碼、付款、打印票據

總結一下:所謂智能就是讓人能夠理解機器、方便人使用機器,并能夠像傻瓜一樣的人也會使用機器,方便人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再回頭說說智慧:

所謂智慧就是從事物到人的視角——其本質是讓機器聽得懂人的話,讓機器找得到人、能識別出人的需求,也就是說人是被動的,機器是主動的。

比如:

這個在線學習課程很智慧——能夠根據我的難度水平推薦合適的課程;

這個購物平臺很智慧——能夠根據我的需求推薦我需要的東西;

這個冰箱很智慧——能夠猜出我今天午餐應該吃什么,庫存不足時會提醒我;

總結一下:所謂智慧就是讓機器能夠理解人,聽得懂人話,方便機器識別、預測人的需求,并不斷地自我學習,叫做智慧。

我們經常說一個東西很“智能”,是指一個智能終端設備,但是“智慧”通常說的是人,如今,當我們拿智慧來形容軟硬件的時候,通常是要表達這個東西像人一樣聰明的意思。

由人找信息(事物)轉變為由信息(事物)找人,就是從智能到智慧的轉變。

所以,智慧需要機器學習、深度學習。

那么什么是“數智”和“數智化”呢?

根據百度百科,“數智化”一詞最早見于2015年北京大學 知本財團”課題組提出的思索引擎課題報告,是對“數字智商”(Digital Intelligence Quotient)的闡釋,最初的定義是:數字智慧化與智慧數字化的合成。

可能我們大多數人一聽到數字智慧化和智慧數字化就頭大。

數字智慧化可以理解為:把數據化的事實、行為轉化為規律和預測,是從數據——信息——知識——智慧的過程;比如,自動售票系統會根據銷售情況對不同時段的票采取分時定價模式促進銷售就是數字智慧化,因為機器掌握了大量的數據,需要轉化為智慧。

智慧數據化可以理解為:把已知的規律、經驗和實踐轉化為系統可以理解、可以操作的數字化語言和口令的過程;比如,設備維護系統可以把設備的運維規則和事故預測處理總結為機器可以執行的語言或機器可以自主診斷的決策信息,讓機器可以根據設備運行狀況做出恰當的維護行為。

數字智慧化和智慧數字化,可以理解為歸納法和演繹法在數字時代的應用。

因此,根據百度的解釋,所謂的數智,就是賦予了人一樣思考的能力的過程。

那么,什么是賦能?什么又是使能呢?盡管聽起來是一個意思,但互聯網行業喜歡用賦能,而傳統ICT行業習慣用使能,喜歡用賦能的代表企業有騰訊,喜歡用使能的代表企業有華為。

那么,什么是賦能呢?

簡單來說,賦能是以上帝視角俯瞰世界,我(互聯網企業)是上帝,賦予了人類(用戶)以技術,讓人類能夠掌握用火、用電的技術,賦能是從上至下的給與。

那么,什么使能呢?

與華為的技術專家請教后明白,使能是仆人視角,是從下至上,謙卑的仆人向主人遞了一把好的工具,主人發現很好用,這叫做使能,就是從下至上幫助主人把事情干好了。

為什么有賦能和使能這兩個詞呢?本質上是從不同類型的科技企業的企業文化和自我定位和認同有關,可能華為最早是從安裝設備這種苦日子過來的,比較低調;而互聯網大廠可能自以為自帶光環要改變、要顛覆世界吧

最后,以上這些詞匯,總結起來無非是討論讓機器變得像人。確實,人越來越像機器,而機器越來越像人。

關于機器的智慧,真的是越智慧就越好嗎?這個到真未必。

由此還誕生了一個著名的理論——恐怖谷理論。

恐怖谷理論是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昌弘在1970年提出的一個假設,該假設指出:由于機器人與人類在外表、動作上相似,所以人類亦會對機器人產生正面的情感;而當機器人與人類的相似程度達到一個特定程度的時候,人類對他們的反應便會突然變得極其負面和反感,甚至發自內心的恐怖。只有當機器人和人類的相似度繼續上升,相當于普通人之間的相似度的時候,人類對他們的情感反應會再度回到正面,產生人類與人類之間的移情作用(選自百度百科)。

有人說科學的盡頭是神學。但我更寧愿相信科學的盡頭是道德哲學。

演繹恐怖谷理論比較深入的影視作品有2015年的美劇《真實的人類/人芯》(Humans),這部作品里的機器人擁有了與人共情的能力和人的智慧,由此產生了恐怖谷效應,這也是一部深入討論道德倫理的科幻作品。

在一切皆為算法,越來越由算法定義一切的時代,未來的程序員可能是數學家+程序員+律師+會計等多個學科的復合體。因為,人類的很多復雜問題是不能計算的。

哈佛大學教授桑德爾在論公正里面已經指出了兩個令人糾結的問題:你是否愿意選擇犧牲一個胖子來拯救另外10個人呢?或者,在一個失控的火車岔道口,是為了避開撞死10個人而選擇撞死另外一條軌道上的1個人呢?

何為智慧?何謂公正?有時候并不能計算,算法也不能定義一切,科學和AI的盡頭必將是倫理哲學。

而所謂的算法規則,本質上是人們賦予機器的一種價值觀和道德觀。

因此,在呼吁平臺公司數據透明公開的時代,我們更需要的是算法的公開!因為,算法才是更底層的邏輯!

澤迪國際展覽搭建有限公司(簡稱:澤迪國際),是一家專業展臺搭建商上海,主要提供展會展臺設計、展會展臺搭建、展會展臺布置搭建、展會展臺設計、商務服務、咨詢策劃、舞臺、活動、專賣店、展示廳及大型會議等設計策劃、施工搭建、維護一體化的展覽設計建造服務企業。公司經驗豐富,實力雄厚,擁有國內專業的的展示策劃設計人才和獨立的施工團隊,建設了3000平米的展覽制作基地。

智能、智能化、智慧、智慧化、數智、數智化……

數字化時代創造了很多新的概念,或者賦予了舊的概念新的意義。

有兩個地方特別喜歡造概念,一個是科研院所和高校的學者,一個是科技企業。

學術界發明概念不僅僅是為了寫論文評職稱,也是為了通過歸納總結出一般性規律,美其名曰理論。

科技界發明概念不僅僅是為了更好的賣產品,也是因為產品迭代和更新需要新的范式,美其名曰新舊動能的轉化。

回到本文的開頭提出的幾個概念:智能、智能化、智慧、智慧化、數智、數智化……

當我們聽說某一個軟硬件很“智能”的時候,可能第一印象就是科技感十足、高大上;

當我們聽說某一個軟硬件很“智慧”的時候,可能第一印象還是科技感十足、高大上;

很多時候,智能、智慧確實可以混合使用,但是遇到一些很較真的專家、學者和企業領導人,他們很認真的非得要糾正你對智能和智慧的表達,告訴你二者不可混用。但是,智慧和智能之間究竟有哪些區別呢?

專家、學者并沒有說不清;百度詞條的解釋也如同云里霧里般的同義反復;而互聯網科技界也答不出所以然,所以,普羅大眾也是一臉懵逼。

后來,我似乎總結出了比較容易區分智能和智慧的方法:

首先說說智能:

所謂智能是從人到事物的視角——其本質是方便人找到事物、發現事物、體驗事物、搞得懂事物(這里的事物包括智能軟硬件)。也就是說人是主動的,機器是被動的。

比如:

導航設備很智能——幫助人發現位置;

手機平板很智能——連嬰兒都會使用,用手滑一下就開機

一體機很智能——童叟都會自己掃碼、付款、打印票據

總結一下:所謂智能就是讓人能夠理解機器、方便人使用機器,并能夠像傻瓜一樣的人也會使用機器,方便人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再回頭說說智慧:

所謂智慧就是從事物到人的視角——其本質是讓機器聽得懂人的話,讓機器找得到人、能識別出人的需求,也就是說人是被動的,機器是主動的。

比如:

這個在線學習課程很智慧——能夠根據我的難度水平推薦合適的課程;

這個購物平臺很智慧——能夠根據我的需求推薦我需要的東西;

這個冰箱很智慧——能夠猜出我今天午餐應該吃什么,庫存不足時會提醒我;

總結一下:所謂智慧就是讓機器能夠理解人,聽得懂人話,方便機器識別、預測人的需求,并不斷地自我學習,叫做智慧。

我們經常說一個東西很“智能”,是指一個智能終端設備,但是“智慧”通常說的是人,如今,當我們拿智慧來形容軟硬件的時候,通常是要表達這個東西像人一樣聰明的意思。

由人找信息(事物)轉變為由信息(事物)找人,就是從智能到智慧的轉變。

所以,智慧需要機器學習、深度學習。

那么什么是“數智”和“數智化”呢?

根據百度百科,“數智化”一詞最早見于2015年北京大學 知本財團”課題組提出的思索引擎課題報告,是對“數字智商”(Digital Intelligence Quotient)的闡釋,最初的定義是:數字智慧化與智慧數字化的合成。

可能我們大多數人一聽到數字智慧化和智慧數字化就頭大。

數字智慧化可以理解為:把數據化的事實、行為轉化為規律和預測,是從數據——信息——知識——智慧的過程;比如,自動售票系統會根據銷售情況對不同時段的票采取分時定價模式促進銷售就是數字智慧化,因為機器掌握了大量的數據,需要轉化為智慧。

智慧數據化可以理解為:把已知的規律、經驗和實踐轉化為系統可以理解、可以操作的數字化語言和口令的過程;比如,設備維護系統可以把設備的運維規則和事故預測處理總結為機器可以執行的語言或機器可以自主診斷的決策信息,讓機器可以根據設備運行狀況做出恰當的維護行為。

數字智慧化和智慧數字化,可以理解為歸納法和演繹法在數字時代的應用。

因此,根據百度的解釋,所謂的數智,就是賦予了人一樣思考的能力的過程。

那么,什么是賦能?什么又是使能呢?盡管聽起來是一個意思,但互聯網行業喜歡用賦能,而傳統ICT行業習慣用使能,喜歡用賦能的代表企業有騰訊,喜歡用使能的代表企業有華為。

那么,什么是賦能呢?

簡單來說,賦能是以上帝視角俯瞰世界,我(互聯網企業)是上帝,賦予了人類(用戶)以技術,讓人類能夠掌握用火、用電的技術,賦能是從上至下的給與。

那么,什么使能呢?

與華為的技術專家請教后明白,使能是仆人視角,是從下至上,謙卑的仆人向主人遞了一把好的工具,主人發現很好用,這叫做使能,就是從下至上幫助主人把事情干好了。

為什么有賦能和使能這兩個詞呢?本質上是從不同類型的科技企業的企業文化和自我定位和認同有關,可能華為最早是從安裝設備這種苦日子過來的,比較低調;而互聯網大廠可能自以為自帶光環要改變、要顛覆世界吧

最后,以上這些詞匯,總結起來無非是討論讓機器變得像人。確實,人越來越像機器,而機器越來越像人。

關于機器的智慧,真的是越智慧就越好嗎?這個到真未必。

由此還誕生了一個著名的理論——恐怖谷理論。

恐怖谷理論是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昌弘在1970年提出的一個假設,該假設指出:由于機器人與人類在外表、動作上相似,所以人類亦會對機器人產生正面的情感;而當機器人與人類的相似程度達到一個特定程度的時候,人類對他們的反應便會突然變得極其負面和反感,甚至發自內心的恐怖。只有當機器人和人類的相似度繼續上升,相當于普通人之間的相似度的時候,人類對他們的情感反應會再度回到正面,產生人類與人類之間的移情作用(選自百度百科)。

有人說科學的盡頭是神學。但我更寧愿相信科學的盡頭是道德哲學。

演繹恐怖谷理論比較深入的影視作品有2015年的美劇《真實的人類/人芯》(Humans),這部作品里的機器人擁有了與人共情的能力和人的智慧,由此產生了恐怖谷效應,這也是一部深入討論道德倫理的科幻作品。

在一切皆為算法,越來越由算法定義一切的時代,未來的程序員可能是數學家+程序員+律師+會計等多個學科的復合體。因為,人類的很多復雜問題是不能計算的。

哈佛大學教授桑德爾在論公正里面已經指出了兩個令人糾結的問題:你是否愿意選擇犧牲一個胖子來拯救另外10個人呢?或者,在一個失控的火車岔道口,是為了避開撞死10個人而選擇撞死另外一條軌道上的1個人呢?

何為智慧?何謂公正?有時候并不能計算,算法也不能定義一切,科學和AI的盡頭必將是倫理哲學。

而所謂的算法規則,本質上是人們賦予機器的一種價值觀和道德觀。

因此,在呼吁平臺公司數據透明公開的時代,我們更需要的是算法的公開!因為,算法才是更底層的邏輯!

澤迪國際展覽搭建有限公司(簡稱:澤迪國際),是一家專業展臺搭建商上海,主要提供展會展臺設計、展會展臺搭建、展會展臺布置搭建、展會展臺設計、商務服務、咨詢策劃、舞臺、活動、專賣店、展示廳及大型會議等設計策劃、施工搭建、維護一體化的展覽設計建造服務企業。公司經驗豐富,實力雄厚,擁有國內專業的的展示策劃設計人才和獨立的施工團隊,建設了3000平米的展覽制作基地。

展會在線客服
展會電話咨詢

13122913332

微信公眾賬號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